落地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落地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晋文公封赏出谋划策封为上等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1:47:06 阅读: 来源:落地灯厂家

在文公还是公子身份的时候,已经娶过两室妻子。先娶的徐嬴早早地就去世了;再娶福(jí),生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。儿子名叫姬(huān),女儿人 称伯姬。福死在蒲城。重耳逃亡时子女都小,跑的又匆忙没来得及安排孩子,就把孩子扔在了蒲城。逃亡期间娶了几个妻子也忘了蒲城还有孩子,还是头须携财逃 跑后收留了他们,把他们寄养在一个普通百姓的家里,头须每年送抚养费和粮食衣料。所以说对文公这人很难评价,一个对子女都不负责的人还能对谁负责?这也就 难怪在他后来封功授赏时能忘了割肉送汤的介子推。所以政治舞台上的演员,呈现给人的不一定是他本质内涵。虚伪,是儒家文化的副产品,是国人的通病。

这一天找了个空隙时间,头须把这事和文公说了。文公吃惊地问:我以为他们已经死于离乱了,没想到还活着,你怎么不早告诉我。自己弃儿女而不找,还怨别人不告诉,真是怪了去了。如果头须不重回文公身边,还有后来的晋襄公吗?难说。

头须说:我知道“母以子贵,子以母荣”,君上您周游列国,到哪都娶妻生子,所以儿女很多。现在孩子虽然在,但我搞不清您是怎么想的,当然不敢乱说。

文公说:你如果不说,差点让我担了不慈的坏名。

文公派头须去蒲地厚赠了孩子的养父母,把子女接了回来认怀嬴做母亲,又立姬做了太子,把伯姬嫁给赵衰做妻子,人称赵姬。又是奇事一桩,当年出逃在翟时,重耳和赵衰曾娶叔隗和季隗姐俩为妻,成了连襟,现在倒好,又成了翁婿。

翟君听说重耳嗣了侯位,马上派使者祝贺,并送叔隗归了晋。

文公问叔隗离别多少年了,叔隗说八年了,今年年龄也三十二了。文公笑着说:还好,还不到二十五年呢!

齐孝公这时也送姜氏还了晋。

文公谢姜氏当年割舍闺房之爱的美德,姜氏说:我不是不贪恋夫妻之乐,劝你离开正是为了你能有今天。

文公把齐、翟两国所娶二姬的贤德对怀嬴说了,怀嬴称赞不止,坚持让出夫人的位置。于是文公立齐女姜氏为夫人,翟女叔隗次之,怀嬴第三。

从这些事的处理上看,文公还算有良心,也许是做给别人看的,但起码做到了,也属不易。但怀嬴和姜氏的妇德倒确实是值得称道的。

赵姬听说叔隗回来了,就劝赵衰去翟国迎接季隗母子。赵衰说:承蒙主公赐婚,不敢再想季隗的事了。

赵姬说:这是世俗不讲良心的话,我不想听这样的话。我虽然身份特殊,但季隗先与你婚配况且有了儿子,怎么可以喜新厌旧呢!

赵衰虽然嘴上答应了,但就是没有行动。赵姬到宫中找父亲告状:赵衰不迎季隗,会让我担不贤的坏名声,请父亲为我作主。

文公就亲自派人到翟国,迎接季隗母子归来。赵姬要把夫人身份让给季隗,赵衰又不同意,赵姬坚持先后有序,况且儿子赵盾已经成年,又有才能,应该立为世子,自己甘为偏房,并威胁说,如果你不同意,我就离家回宫中居住。

赵衰没办法,就向文公求助。文公很支持自己女儿。就宣召季隗母子入朝,由“领导”决定:立季隗为夫人,赵盾为世子。季隗一再坚持,没得到“领导”的批准,只好谢恩回家。

这时的赵盾,只有十七岁,但气宇轩昂,举动言行有礼有节有度,而且精于骑马射箭,武功也好,赵衰非常喜爱。

后来赵姬生了三个儿子,分别叫赵同、赵括、赵婴齐,但才智和赵盾比都有差距。

在婚姻问题处理上,晋文公、怀嬴、赵姬都应该得高分,也被后世传为佳话。

晋文公召集群臣,根据对归晋复国的贡献,论功行赏。

受赏者分为三等。

第一等是跟随流亡的,以赵衰、狐偃功劳最大,其他狐毛、胥臣、魏、狐射姑、先轸、颠颉各有功绩。

第二等是拿钱赞助的,以栾枝、溱为首功,其他士会、舟之侨、孙伯纠、祁满等各有贡献。

第三等是主动迎降的,以步扬、韩简为主,其他梁繇靡、家仆徒、乞、先蔑、屠击等都有功劳。

奖励的办法:没有封地的赐地,有封地的扩大面积。

另以白璧五双赐给狐偃,是因为在黄河岸边劝诫文公不忘艰苦奋斗精神,曾投璧于黄河,拿这个奖赏做补偿。

追悼狐突的功劳,在晋阳(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晋源镇)的马鞍山立庙享受祭祀,并改山名为狐突山。

同时张榜告示所有人等,有表功遗漏的,允许自己来夸功。

壶叔找了上来,认为从蒲城就随主公逃亡,脚都跑肿了,而且走就准备车马,住就侍候寝食,现在行赏时却榜上没名,是不是我有什么过错了?

文公解释说:在你陈述前我已经申明。上等赏赐分上中下三等,能引导我施行仁义,使我心明正行的,受上等赏赐;能帮我出谋划策,让我不在诸侯面前丢人受辱 的,受次等赏赐;能冒刀剑之险,护卫我的,受三等赏赐。所以在上等赏中,头等赏赏给有德之人,次等赏赏给有才之人,三等赏赏给护驾有功之人。你虽然有奔走 之劳,但做的是吃苦出力的事,这上等赏赏完了,就轮到你了。

壶叔惭愧叹服。

文公又拿出很多钱,对包括壶叔在内的其他有功者予以奖赏,连奴仆都不曾遗忘。所以上上下下,大家都很高兴。

魏、颠颉却不大高兴,认为自己出生入死,功劳没有文臣受重视,背后口出怨言。文公假装不知道,也不追究。

看上去很周全,其实还是拉下一个人。谁?介子推。

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

免疫治疗肿瘤的成功率

北京nk细胞疗法